逍遥钢铁蒸汽与火焰第一四一章准备

钢铁蒸汽与火焰 第一四一章 准备

第二天早晨醒来,出门去吃早饭的时候,抬头看了一眼头顶上的透明挡板。天空还是黑色的,雨水经过布兰科山脉上空,大部分都被常年笼罩在山巅部分的极限寒流带走了,很少能有雨水落下来。

雨还是没有停下,而布兰科上的寒流也只有在每一年的秋季才会有短暂的消停时间。军部学校到现在为止再也没有了任何消息,除了那一份关于舞会的通知,一些显得很平静。做完任务回来的学生们都选择在这最后几天享受一下难得的轻松时分。今天结束后,强度更加剧烈的训练可能就会来了。

卡西亚在早饭后去了后勤部那里,想要申请一把强大火力的枪械,不是为了训练,而是为了在舞会离开时的那段时间里使用。卡拉的身边伴随着危险,那是他即便仰望也尚且看不到尽头的庞大势力。他现在能帮助卡拉的,便是尽可能不让自己身上出现问题,从而不过多把卡拉牵扯进来。

结果是失望的,申请被立即拒绝了。早就预料到了会这样,卡西亚心里没有多大失望。

独自去了训练场里面,卡西亚申请了普通转轮手枪与普通子弹来作为今天的训练课程。高强度的训练太久了,他的身体也需要适当的休息。而这毫无什么后坐力的手枪与子弹对他来说,既可以缓解身体中的疲劳,也能让他对最基本的枪械有一个更加透彻的认识与理解。普通子弹也是杀人的子弹,即便往后手术阶段提高了,但是作为人类最基本的弱点之一的眼睛,也是永远不能抵挡住子弹的威力的。

训练时,开枪的速度比起白金与蓝银子弹快了接近一倍,而且准度也被完全限制在了一个点里面。可以忽略的后坐力让卡西亚本就灵活的掌控能力能更加发挥出成倍的效果。这个时候,他想起了利手中的那一把小口径手枪。是否利在选择枪械的时候,就是这样的想法。威力大固然是好事,但是最重要的一个前提永远都是先打中敌人,然后才有时间与机会来考虑口径与威力上面的事情。

于是在这样的思索里面走完了一天的时间,卡西亚中午也没有回去宿舍,就在训练场边上的食堂吃了简单的东西,然后又回到了训练厂里面来。

晚上回去的时候,叶捷琳与阿托环、塞尔默他们正开完一个小会回来,在楼道上碰到了埋着头的卡西亚。

明天的舞会上会有神学院的学生,三星学院与二星学院之间的舞会大厅是分开的,并没有在一起。叶捷琳在舞会前想要提醒一下自己联盟里面的人,舞会时尽量克制一下自己的情绪。即便军部学校与神学院里的学生们大都是受过良好教育的学生,但是里面却依旧有着一些恶趣味的人,他们就是喜欢惹恼别人。如同看见地上有什么东西,不管是什么,都想去踩上一脚的感觉。

“这样的人不要去管,看在眼睛里就行了。”叶捷琳说,“他们家族里面的管理部门自会在一个特定的时间来清理这些人的。作为家族里面还未成长起来的麻烦,那些想要谋求发展,并且脑袋稍微聪明一点的家族族长都会有所动作,你们只管看着就行,以后你们两者之间不会是一条路上的人。”

军部学校里面有很多是战火孤儿,还有一部分是从雇佣兵里面走出来的人,并且家族底层里面出来的人也特别多。虽然制止力很强,能控制好自己的情绪,但是在隐性的性格里面,却是充满了暴戾与危险。两个学校之间的关系好像并不怎么好,并且在这一次舞会上,还有可能碰到在任务中已经遇到过的那些人来。

“知道了。”卡西亚说,“这个我会注意,我在一旁和塞尔默只顾埋着头吃东西就行了。”

叶捷琳点头,心里却没这么肯定。但麻烦好像很少都是自己去找的,它们从来都是主动来找上你。卡西亚的特殊身份在军部学校里面已经被所有三星学院的人知晓,至于在神学院里面有多少人知道、、、

“我感觉你会是一个很麻烦的人。”走上第七楼道的时候,叶捷琳突然说,“无论是对我们,还是对别人。”

“好好休息吧,舞会上有我与阿托环在,我想应该不会有任何问题。”最后说完了四人之间的小小会议,叶捷琳不忘对卡西亚与塞尔默补充一句,他们两个都是不善于与别人交谈的人。

第二天,外面从很早就传来了嗡嗡的吵闹声音。今天不仅仅是他们参加舞会的时间,也是一星学院学生们去执行任务的第一天。道路上的人很多,全副武装,兴奋的脸面,期待的交谈语气,一切和他们去执行任务时一般无二。手术带来的信心与能力在他们的身体里极度膨胀了起来。

“太兴奋了,睡不着觉吗?”叶捷琳走过来,和卡西亚一样倚在防护栏上面,“现在才是五时左右,他们可真是热情啊。”这是在说下面那一群群一星学院的人。“就是不想增加计划外的招生名额知道他们中间会有多少人能在一个半月后安全回来了。他们的热情可远远比不过子弹出膛时所带的那片火热,你说对不对?”

没有回答,卡西亚只是点头表示认可。

中午,出发时间也定了下来,下午三时半。并且也和出去做任务时一样,通知后面写着所乘车辆的具体位置。

吃过午饭就没有再出去,卡西亚看了一会儿这学期的书籍,那一本《第二生物语言》上的读音也全部记在了脑海里面。时间到点的时候,换上还算合身的黑色礼服,裤子也是配套的,然后穿上硬度适中的靴子,打上领结。在浴室里的镜子前难得整理了一下面容,最后拿上那一把满弹鼓的转轮手枪,出去的时候,叶捷琳刚好也走出了房间。

“走吧,阿托环他们应该已经在楼下等着了。”穿着晚礼服长裙的叶捷琳说,她注意到了卡西亚上下审视过来的目光,“这是叫家族里的裁缝定做的,你觉得怎么样?”

叶捷琳挽起身后有些过长的裙摆,露出脚上穿着的紫色高跟鞋。鞋跟踩在钢板地面上的声音清脆得如同冗长音乐里催人清醒过来的跳跃音符。

“很适合你。”卡西亚找不出什么形容词。

“你可真是不会夸奖人啊。”叶捷琳走在前面说,“就不能赞美一句很漂亮吗?这种时候,女孩子可都是喜欢听这些话的。”

“很漂亮,很适合你。”卡西亚又补充道。

“谢谢。”叶捷琳摇摇头,转过身子来回以礼貌,“但是你身上这一套礼服却完全与你不搭调,军部学校流水线上做出来的东西,保证的也只有质量而已。若是没有我做你的舞伴,你这样的面容与能想象得到的表现大概就只能在舞会时吃一晚上的食物了。变过去的行政命令为政府服务;变过去的行政推动为典型带动;以点带面然后等着舞会结束,你就带着胀饱的肚子回学校了。”

卡西亚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报以善良真诚的微笑,即使知道和现在的情况不搭边。

还是在停车场那里分开,几个人都不是同一辆车。又是任务那时的感觉,只是卡车里面的人不再是全副武装,而都是一个个穿戴得体整洁,身上散发淡淡熏香味道的模样。

卡车准时启动,出了军部学校,然后驶向了马诺马中心,胜利大厦。


先声药业登陆港股
频繁放屁
晋中牛皮癣医院那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