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阴夫第二十一章

高冷阴夫(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一章 密集恐惧

没等我回味完我与纪傲说过的每句话,王佐就已经打着了火;车子发动时的震动将我的思绪拽回,看着火光消失的方向,我心底突然涌现出一个想法:纪傲没有灰飞烟灭,他答应我的事一定会做到的,他说与我做对阴阳鸳鸯,就一定会做到!

想到这里我猛地拉开车门,跳了下去;虽然车速还不是很快,下来的瞬间我脚踝处还是传来疼痛,崴脚了;不过我丝毫没有停顿,咬着牙朝着纪傲离去的方向跑了过去,疼痛对我来说不算什么。

嫂子想干什么?

车内纪唯予感伤的问道,她唯一的哥哥就此灰飞烟灭,她心中与我同样难过;王佐叹了口气说白洁刚知道真相,就彻底离开纪傲,接受不了是正常的,随她吧。说着二人就下车,追了上来。

而我虽然用尽全力,但毕竟脚上的疼痛延缓了我的速度,王佐二人很快追上我,但他们没说话,只是紧紧的跟着我;半小时后我们爬上山,发现空气中多了一股酸臭味;我一心寻找纪傲,也没多想;王佐和唯予却突然停下来,并且默契的拽住我的胳膊。

相信我,他一定还活着!

以为他们不想让我去,我急切的开口,王佐没说话,只是在嘴边竖起一根手指,示意我不要出声;纪唯予皱着眉头,正四处张望。看到这里我瞬间反应过来,这是有情况了,不然他们两个人不会表现得如此紧张。

我不再说话,有样学样的跟着他们朝四处张望,不过在我眼里周围除了灌木丛和一些树木,再无其他。而我之前不顾一切的往山上冲,全是因为胸中那口气,现在猛地停下,那份心劲随之消失,脚踝处剧烈的痛感再次袭来,我只好原地坐在地上,挽起裤腿一看才发现,脚踝完全肿了起来,甚至手指不小心碰到那里,都会传来针扎般的疼痛感。

我双手紧紧攥在一起,用力咬着牙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我帮不到他们任何忙,绝对不能让他们为我分心;坚持了几分钟,我感觉自己适应了这份痛,才抬起头;没想到之前还站在我旁边的王佐、纪唯予消失了。

我腾的一下站起来,头也不回的就往山下走;我不确定刚才在我身边的是不是真的王佐二人,之前我从车上跑下来的时候,根本就没记清楚他们是什么时候跟上来的,如果这两个人又是假的,那我该怎么办?

一时间我的大脑快速的运转起来,我想过了好多种可能,却没有忘记自己上来的初衷;想来也是之前抱着必死心态,也就没什么好怕的,可现在纪傲用一切救下了我,我岂能再入虎口?

正闷头往前走,突然一双手拍在我肩膀上,我下意识地就要扭头,身前却突兀的传来一声:别回头!而这声音是我熟悉的,我自然选择先看前面,原来是王佐。只见他飞快的跑过来,站到我身前后原本急切的面庞突然变得冷酷无比,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厉声开口:大胆妖孽,老子灭了你!说完他一巴掌拍在我的脑门。我只觉脚下一软,身子便倒了下去,王佐连忙上前搀扶。

我轻晃了晃脑袋,使自己清醒一些后便看向他,但什么都没说。

白洁,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你知不知道我再晚回来一步,你就被鬼上身了!

王佐说话时不无责备,但语气中更多的是关心;但我还不确定他到底是不是真的王佐,谨慎地开口:你去哪儿了?

我说的是你而不是你们,就是在套他的话,如果他是真的,不用我问他也会说到纪唯予;若是不然我摸了摸怀中仅剩的一张灵符,下定决心。

呵呵,你还挺紧张。

王佐显然明白我的心思,先是笑了笑,随后伸手抓住我的手腕;只是这一下我就确定他是真王佐,只有他会只用大拇指和小拇指抓我的手腕;我紧张的神经放松下来,问他纪唯予去哪里了,怎么他们离开都不跟我说一声。

你知道山上那酸腐气息是什么吗?

王佐此刻又恢复了谨慎,他说完不等我回答接着开口:那是尸气,很浓很浓的尸气!据我推测,这最起码是一百年以上的老尸!

我听后恍然大悟,原来是老尸,怪不得跟那些刚死之人散发的味道不同;不过我有些不理解,即便是老尸又如何,我都不怕王佐和纪唯予怕什么?他们可都算技术工种,多少懂点门道儿。仿佛看穿我的心思,王佐摇摇头,说你不要想得太简单了,这老尸虽然尸气很重,但不会散发到空气之中,最多是在墓穴四周弥漫;但现在这些尸气不但从地下涌出,还散发到漫山遍野。这可不是好现象!

正说着,身后传来簌簌声响,转身一看是纪唯予,我松了口气,只是冲她点点头;随后王佐与她对视一眼,后者摇了摇头。

原来在我蹲下适应脚部疼痛的时候,发觉事情不对的两个人分头前去观察,没告诉我是怕我担心,他们走之前在树上贴了灵符,一般鬼怪伤害不了我。只是我心中恐惧,才跑到这里。

听他俩说完我突然觉得不好意思,脸一红说那你们发现了什么?

退路没有问题,最起码从这里到咱们车子这段距离,没有异常。

王佐说完纪唯予明显松了口气,说那我们赶紧下山,前面的路上被下了阵法,凭咱俩过去就是个死!

纪唯予的话是对王佐说的,我的武力值可以忽略不计;但我不甘心,强行停下,近乎祈求般的开口:别下山好吗,纪傲没死,他还活着!

我说完,纪唯予二人倒是停下了,但谁也没说话;我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我似乎没有权力要他们陪我,尤其是明知有危险的情况下。所以我深呼了口气,接着开口:你俩下去吧,死我也要和纪傲在一起!

说完我头也不回的往尸气密集的地方走去,事出反常必有妖,这尸气的中心,必然是我要去的地方!

往前走了约莫二里地,周围的树木多了起来,甚至茂密的树叶遮住月光,只有些许月光顺着叶子间的缝隙投射在地面上,风一吹,地上就像是无数眼睛在眨啊眨,看上去异常的诡异。

我看了下身后,王佐二人果真没追上来,不过这样也好,省得有人无谓的牺牲;我明明不想他们陪我一起死,可现在一人上路,为啥我还觉得无比心酸呢?

或许,是怕孤独吧。我擦了把眼泪从地上捡了根粗长的树枝当作拐杖,继续往前走起来。直到我感觉空气中的那股酸腐味让我透不过气的时候,我放慢了脚步,四下打量起来,直觉告诉我纪傲就在附近。

但是很快我就发现了异常,因为无论我往哪个方向看,看到的景色都是一样的;我知道,我入阵了。

直白的来说我的眼前都是路,一模一样的路。瞬间密集恐惧症袭遍全身,鸡皮疙瘩刷的就起来了;但我知道恐惧不止于此,眼前这么多路只有一条是真的,我若走错,那才是真的恐惧。

此刻我才有些害怕,但不后悔,我怕万劫不复,再也无法看到那温文尔雅的白衣少年,为我弹那千古绝章。我不停地转换方向,想要选出一条自己认为对的路,却找不出它们哪怕一丝一毫的不同之处。慢慢的我的意识模糊起来,只是机械性的转动身体,慢慢的我觉得喘不过气,五脏翻滚给我下一刻就会吐出来的感觉;但就在我要倒下的时候,心底突然传来那熟悉的声音:洁,别怕,有我在!

灯盏花药业都有哪些产品
灯盏花龙头企业有哪些产品
灯盏花龙头企业产品